<cite id="lswur"></cite>
<th id="lswur"><legend id="lswur"></legend></th>

  1. <progress id="lswur"></progress>

    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黄梅县人民检察院

    未成年人社会调查制度的实践和思考

    时间:2018-12-05 来源: 访问量:

      未成年人社会调查制度是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未成年人特别程序中规定的一项重要制度,是司法机关在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由特定机构或人员通过询问、讯问、走访等方式对涉罪未成年人的家庭情况、生活环境、教育背景、成长经历、性格特征、社会交往、办案期间的表现、是否具备帮教条件等相关情况进行调查,分析评估涉罪未成年人的犯罪原因、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险害性等。对于评判涉罪未成年人的社会危险性、主观恶性以及进行个性化的教育感化挽救具有重要意义,也是决定捕与不捕、诉与不诉以及提出量刑建议的重要参考。在日常实践中,这项制度的提出和运行,给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提供了较大的信息参考,也给涉罪未成年人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一、社会调查的基本情况

      自2012年《刑事诉讼法》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中专门设立社会调查这项特殊制度以来,随着社会调查主体的多样化,调查人员的专业化程度不断提升,未成年社会调查日益在未成年刑事检察中占据重要位置。

      (一)社会调查报告原则的倾向性

      当前,在未成年刑事检察案件中,社会调查报告存在两种不同原则之间的博弈:追求“儿童利益最大化”还是“社会最佳利益”成为了社会调查报告中的矛盾点。对未成年人犯罪人员注重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往往会被片面的理解为“儿童利益最大化”,这便违背了在刑事法中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给涉罪未成年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是要通过社会调查报告将未成年人放在微观案件和宏观社会中从各个细致的层面细细考量,从而在海量的信息里面分析出“儿童利益最大化”和“社会最佳利益”两者之间恰当的平衡点,以作出较为合适的处理。在具体的案件处理中,调查人员在进行社会调查报告时,会提前对案件进行一系列的研判和评估,并根据事先评估预设前提,在真正进行社会调查时难免会出现一边倒向社会最佳利益或儿童利益最大化。在接受了较多的未成年犯罪被挽救的事例后,一方面给了我们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信心,另一方面有时候会让我们对未成年的健康成长抱有盲目自信,但我们始终要明白或轻或重的成长之痛始终是我们不可避免的客观存在。对于多数的未成年违法案件“儿童利益最大化”与“社会最佳利益”在很大程度上是相当相似的,甚至在某些层面上可以相互转化,互通有无。这时就要时刻警醒自己未成年人检察制度既有和未成年人利益紧密相关的特殊司法属性,也有一般司法属性,二者兼而有之,不宜两极化偏颇。

      (二)社会调查报告队伍的专业化、规范化建设

      未成年社会调查报告从刚开始的亦步亦趋到现在的小有心得,一路来见证着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进步。在开展未成年人社会调查报告时,既要注重专业化素养也要规范化操作,很大程度上两者是辩证统一的关系,片面强调其中某一个方面,都会对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健康发展造成损害。经过长久来的演变丰满,未成年人社会调查报告的主体不断充实,从最开始的公、检、法自主决定调查到现在政府购买服务的社工组织、隶属于司法局的社区矫正服务中心、民办的社会公益组织、依托于高等院校社工系的社会公益组织等都参与到其中,将社会调查交由专门的机构实施,统筹协调,为未成年人社会调查报告的专业化提供了极大的保障。在专业化队伍齐备的情况下,多年来不断的培训、考核以及与未成年检察工作不断的磨合,在规范化操作程度上也不断提升。如未成年性侵案件,在进行实地走访时会采取相对保密的方式从侧面去了解情况,只访问关键访谈对象,并签订保密协议,在报告记载上也应注意不泄露隐私的操作保存方法,充分保护未成年的合法权益和身心健康,让其在案件结束后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归社会。

      (三)社会调查报告对检察工作的指导性意义

      社会调查报告不仅为刑事案件的处理提供了重要参考,而且在教育矫治、犯罪预防等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调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性格特点、家庭情况、社会交往、成长经历、犯罪原因、犯罪前后的表现、监护教育等情况。通过实地走访了解未成年人相关情况的人员、与未成年人本人及其近亲属谈话,从获得的信息中调取客观材料,甄别出有效信息,最后对获取的信息进行评比研究,写成调查报告。专业性的调查报告能详实的反映出一个人的生活轨迹和心理状态,能够让办案人员通过报告了解犯罪嫌疑人犯罪原因和再次犯罪的可能性,为检察官、法官量刑提供依据。也能从中摸索出一套个性化的帮教措施,帮助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重塑三观,融入主流社会。同时通过多份不同案件不同犯罪嫌疑人的社会调查报告又能将个性的东西归纳为共性的成果。在有效地个性化帮扶教育下让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走上正途后,可以发散工作思路,总结经验,建立起一整套标准化、流程化的帮教体系,使得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教育感化工作取得较好成效。同时通过整个地区近几年的社会调查报告,可以归纳总结出各种未成年犯罪的成因,进而对更广大的未成年群体展开犯罪预防工作,从根本上降低涉罪未成年人数。如开展留守儿童村支部定点帮扶教育、法治进校园普及法律常识、驻校律师常规化普及法律法规、贯彻落实九年义务教育,让未成年人尽量在校园内生活、提供心理咨询,帮助未成年人及家属修复家庭关系,把未成年人纳入家庭监护的范围内、引导参加公益活动,强化正能量暗示等犯罪预防,让未成年人在学校、家庭社会的共同努力下,拥有美好的明天。

      二、完善社会调查报告工作的建议

      社会调查报告制度总体上还处在发展不平衡的初期阶段,实践运行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亟待解决。大家应该共同努力推进社会调查报告制度的发展与完善。

      (一)进一步更新理念

      未成年人社会调查报告是一项耗时耗力的细致活儿,如若报告的撰写者责任心不强、工作态度不够严谨就会出现一些报告的内容千篇一律,没有什么针对性。对犯罪原因分析、再犯风险评估、帮教建议及措施等方面的单一罗列,无法提供量刑参考也无法满足个性化帮教的需要。例如“犯罪原因分析”往往归结于父母管教不严或法律意识淡薄,没有从深层次的自身、家庭、社会等多种层面去展开深度的剖析。“帮教措施”都是泛泛而谈,帮助树立正确的三观、加强法律知识学习、督促父母管教等没有具体操作的建议,也无甚效果。制度的运行离不开人力的作用,因此开展社会调查成效好坏与调查人员的调查理念密不可分。短期内应该对开展社会调查的人员进行经常性的培训,从思想认知上认同调查报告制度的重要性,从工作的方式方法上主动改善知识结构、勇于创新工作思路,争取做到活学活用,实现理论与实践的良性互动。长期看,国家应着力于培养一批有志于为未成年群体服务的优秀社工专业毕业生,专业对口、资质过硬,理念先进的社工群体的进入,必定会为未成年社会调查工作增添新的助益。

      (二)进一步缩小地区差异

      当前,在国内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的背景下,各省、市、县之间的社会调查工作人员的素质有高有低,呈现出一定的差异性。那么如何缩小各地区之间的差异,让每个涉罪未成年人都能公平的享有社会调查报告的权益,切实的让社会调查报告在每个地区都能同等的发挥作用,便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加强基层县院和省、市院的沟通交流,优秀典型案例共读共享。上级院多到下级院来指导工作开展,下级院多输送专业人才去上级院更新知识储备。在市级院与外部社工组织建立社会调查报告人才储备中心,按需要配送到各个县级院,协助县级院办案人员撰写调查报告。多措并举,缩小社会调查报告人才在各地区之间的不平衡状态。

      (三)进一步加强各部门的协作

      未成年社会调查报告的主体多样性,决定了它是一个多部门共同协作的产物。但有些情况下,在办案过程中,出现了公安机关一份调查报告,检察机关一份调查报告,且调查报告的内容极为相似,显得有些重复和浪费。因此检察机关要勇于担当,广泛动员各方面的力量,积极和公安、法院、司法局、团县委、教育部门、慈善组织等加大协作力度,梳理各自职责,紧密建立协调机制,各自精准发力,全方位、多角度的为社会调查报告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以达到对未成年社会调查报告的无缝衔接和各层面的全面覆盖。

           

    作者:刘乐佳

    上一篇新闻:
    下一篇新闻:关于基层检察机关党建工作的调研报告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



    盈宝彩票登录